男人天堂

男人天堂 > 性爱小说 > 正文

我那騷貨女友讓我偷看她挨別人操

性爱小说 146 ℃ 字体调整:

       早上9點多時,被樓下叫賣聲吵醒。

  孫瑋的胳膊還摟在我脖子上,我拉開後坐起身,拿過床頭的香煙,馬上一陣煙霧在床頭彌漫。

  孫瑋翻個身繼續睡一邊道:「大清早抽個屁,嗆死了!」

  「睡醒一根煙,賽過活神仙。」接著又是一通煙霧,左手放在了孫瑋的乳房上。

  「要死呀!」孫瑋一聲嬌喘,想推開我手,我趁勢向她下面摸去:「什麼時候穿上內褲了?我還以為你裸睡呢。」

  「你以為誰都跟你這大流氓一德行呀!」孫瑋邊說邊拉我手。

  我一時興起,幹脆掀開被子,伏下身體把嘴貼到她私處嘴�嘟囔著:「讓我聞聞香不香。」

  「啊……」孫瑋尖叫一聲,拼命掙紮著,可我此時正陶醉在她私處迷人的味道中,深吸一口,大聲道:「好騷啊!」

  「討厭!」孫瑋扭動腰支,我一把扯下她內褲,頓時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一條粉紅色的肉縫,四周有細密的陰毛。

  孫瑋見我定睛細看,羞愧中用手遮蓋時馬上被我一把拉開,隻聽她說:「有什麼好看的嘛……啊……唔……別,別親那兒……癢……啊……」

  我根本不理會,先是有一下沒一下地親吻,再猛然把嘴貼在她陰唇上狠勁咂著,舌頭也拼命望陰道�探。

  地道戰大家都看過吧?就是那個抗日的電影,我小時候上學時學校動輒組織去電影院看。現在孫瑋就是在抗日,而我則跟小日本似的,就是挖地3尺也要打通她。

  當然了,我也很討厭小日本,隻是在這�形容一下我當時的樣子,各各位朋友不要誤會。

  孫瑋此時早已沒了抵抗力,隻有蹬直了雙腿時而又緊夾我的頭,口中支吾呻吟,也不知道念的哪國經。經過昨天晚上的奮戰,她現在還這麼浪,我自然更賣力地舔舐。

  要說孫瑋吧,有一特點,來得快,去得也快,沒幾分鍾她浪叫一聲:「啊,要洩了……啊……」

  頓時一股熱流朝我嘴�噴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吹潮?我不禁品嘗了一下味道,說實話,著實不怎麼地,有點像過橋米線放涼了那種味。

又或許是當時我太激動,導緻味覺器官暫時失效也未可知。反正感覺不怎麼樣。她高潮過後仰著頭在床上喘氣,我此時雖性慾沖頭,但沒有急躁,爬下床打開電腦上網。

  打開個H網,瀏覽了幾個新圖。覺得還可以,尤其是一張女人趴在床上翹著個大屁股,看得我沖動難忍,下面的雞巴早已高高勃起。此時孫瑋走過來,一把握住我的肉棒,一陣搓揉。

  「好爽!」我心�暗叫道。

  孫瑋說:「黃色論壇有什麼好嘛,你天天泡在上面。這麼久了連個斑竹都當不上……」

  我一邊享受著孫瑋的撫弄,說:「婦人之見!你以為斑竹是那麼好當的?首先得有舍己為人的精神,犧牲自己的寶貴時間為廣大朋友服務,還要有明察秋毫的能力來分辨轉貼原創,更要有公正的品性給與獎勵與處罰,你以為隨便一人就能當?」

  孫瑋沒吭氣,我突然覺得龜頭一熱,原來她張嘴含住了我的雞巴。

  要說孫瑋這姑娘吧還有第二個特點,就是想什麼做什麼,一點不猶豫。搞得我有時還接受不了。

  孫瑋的香舌在我龜頭上來回翻捲,我強忍著,逐一欣賞圖片。突然孫瑋雙手輕捏我的睪丸,然後快速吸吮我雞巴杆,真她媽爽!眼看我就要射了,突然電話響了。

  我接通電話,沒讓她繼續再舔,自己也好緩緩勁。

  隻聽電話�一男的沖我喊:「孟飛,你他媽日逼呢?都幾點了還不下來?蘇雯今天結婚都準備走了,就等你了!」

  「糟糕!這麼大事竟然忘了,這不是壞事嘛。」

  連忙起身穿衣服。孫瑋也想起了怎麼回事,道:「都怪你,早上好好的折騰我,這回好了吧?人家結婚你趕不上了……」

  「你他媽煩不煩!」我大喝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嘮叨沒完?」

  孫瑋哼了一聲再沒說話,轉身默默穿牛仔褲。

  三十分鍾後,世紀星酒店。

  我和孫瑋剛到門口便見何平朝我走來,說:「昨天還讓你早點早點,你答應地挺爽,每次就弄這種事!」

  「你讓他們先開始結嘛,我又不是重要人物。」

  「你以為我們不想啊,雯兒死活不讓開始,說不等你來這婚就不結,都和新郎紅臉了!他媽的這叫什麼事啊,人家結婚非等你。」

  等我見到蘇雯時大家都挺尷尬的,見她眼圈都紅了,我忙解釋道:「路上堵車……」

  蘇雯穿著婚紗,化著淡妝更顯得楚楚動人,孫瑋上前拉著她手道:「雯兒今天真漂亮呀!」

  蘇雯說:「孫瑋姐,你們今天要不來我就不結婚了!」

  「那哪兒成?跟我似的?跟了個有今天沒明日的人?」

  他們一陣笑聲,我沒吭氣。這時我才發現旁邊站著的新郎——理工大學畢業的,碩士學位,打扮得一表人才,很正經地那種。

  我上前道:「我這妹子就交給你了,以後可得對她好,虧待了她你可沒好果子吃!」

  新郎很木訥地道:「不會的,不會的。」

  新郎家�人親戚朋友一大堆,蘇雯這邊兒就我們幾個和蘇雯她媽。一陣俗套儀式之後入席吃飯,無非是N道菜連續上,新郎家挺有氣派,請了許多朋友。

  現在這席間吃飯喝酒什麼的我就不贅述了,再次交代一下各人物資料:

  1我,孟飛,男,25歲,無業青年。

  2孫瑋,我女朋友,24歲,音樂學院大3學生,特長:鋼琴。

  3蘇雯,跟我從小朋友,23歲,專科畢業。

  4何平,男,我朋友。25歲。

  5新郎,名字忘了,反正學曆高家有錢人品正就是了。

  席間我去洗手間,出來時正碰上蘇雯。她已換了身衣服,她也上廁所出來,我跟她聊了幾句。我們打小關系就很好的。

  她說她最近學習上網呢。

  我們正聊著,而此時在酒桌上,我女朋友孫瑋旁邊坐著的何平,看我不在,眼睛便總往孫瑋胸前瞟,孫瑋馬上就發覺了,但不做聲,突然感覺到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腿上。

  孫瑋看了何平一眼,何平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手下卻開始輕撫摸孫瑋的大腿,由于桌子鋪著拖地的桌布,席間的人都沒發現。

  孫瑋本來就挺騷的,被他這麼一摸,欲火馬上上來,又看我不在,便任其撫摸。何平一見有戲,手朝上摸去,隔著牛仔褲撫摸我女朋友的陰戶。

  孫瑋低聲道:「別得寸進尺啊!」便要撥開和平的手。

  何平笑了笑,拉著何平的手往自己褲襠處按去。孫瑋隔著他褲子摸到一硬硬的東西,不由得心兒一酥。

  隻聽何平小聲說:「我想掏出來給你摸。」

  孫瑋以為他不敢,便說:「掏啊,有本事你掏。」說罷抽出手夾了口菜吃。

  此時何平又一次拉孫瑋的手下去摸自己下面,孫瑋一嚇了一跳,道:「你怎麼真掏出來啦?」

  連忙準備抽手,可哪�抽得出?何平死死按住孫瑋的玉手在自己的雞巴上,說:「好妹子,你給哥套套啊求你了。」

  孫瑋一時也有了興頭,還從來沒有在這種場合下摸男人雞巴,便一邊用左手套何平的雞巴,一邊夾菜吃。何平爽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隻得裝作細心磕魚,其實正在享受我女朋友給他打手槍呢。

  畫面一轉——接著說我吧,我剛才說哪了?哦,對,說到我在和新娘聊天,可這不安全,我連忙停下來,安慰她幾句,讓她以後好好珍惜老公。

  我回席間接著吃飯,而旁邊的孫瑋竟然還沒有停,她心�十分激動,自己男朋友就在旁邊,而自己卻在套弄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多刺激!

  何平見我回來了,便想射了了事,一面怕我發現,而孫瑋突然抽手停止了,她怕射她一手。

  由此又可證明一點:孫瑋這姑娘比較愛幹淨。其實每個姑娘都挺愛幹淨的,即便是妓女。其實妓女隻是大家認為她髒,其實就拿身體本身來說,妓女不但經常洗澡而且保養得也不錯,這樣才更能賺錢嘛,所以大家認為妓女髒這個理論是不對的。

  言歸正傳,何平見孫瑋停止,他也小心翼翼地把雞巴放回去。具體動作我就不描述了,大家試一下就知道了。

  (本來我想把蘇雯入洞房再寫一下,可是一想這樣篇幅不免過長,而且人家怎麼洞的房我也沒親眼所見,就不寫了。直接跳到我和孫瑋。)

  回家後。孫瑋換了鞋,便朝床上一躺,長歎道:「唉,累死了。」

  我則馬上打開電腦登陸論壇看看有沒有什麼新貼。看到了3P的小說。

  孫瑋瞄了一眼,裝作不經意地說:「你怎麼對這種沒倫理的事感興趣?」

  我自然回到:「這有什麼,隻要開心就好了。再說自己沒機會實踐都不能看看嗎?」

  孫瑋道:「你很想我和別的男人做嗎?」

  我看她問得挺真誠,便承認了。

  于是乎,呵呵,孫瑋就把早上吃飯的事給我說了。我一聽,十分生氣,道:「我很負責任地告訴你,飛哥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孫瑋忙說:「你不是很想看我和別的男人做的嗎?」

  她一臉委屈地說:「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這不是黎叔的台詞嗎?我不由得笑了,心下一想也是,于是便和孫瑋想了一個辦法。請往下看:

  時間:晚上8點

  地點:我們家

  人物:孫瑋,何平,我(藏在衣櫃�)

  何平進門道:「電腦怎麼了?孟飛不是會嗎?」

  孫瑋說:「他出去了,晚上不回來。快幫我看看,泡泡堂進不去。」

  何平弄了一會馬上好了,孫瑋忙坐下來玩,何平想起早上的事來,欲火又上來,從後面一下抱住孫瑋,說:「好妹妹,你成全我吧,我想死你了。」

  我在衣櫃�看了,又好氣又好笑。孫瑋掙脫開,說:「你把我當什麼?我是你朋友的女朋友!」

  何平說:「我真地很喜歡你。」

  孫瑋說:「那你都喜歡我什麼啊?」

  何平道:「我最喜歡你的屁股。又大又圓。」

  孫瑋忙起來彎下腰,把一個被牛仔褲包裹著的大屁股挺起來,說:「是這樣的嗎?」

  何平不敢相信自己夢寐以求的屁股就在自己眼前,顧不了一切地撲上去,用臉在我女朋友的屁股上又磨又蹭,還狠勁地親吻。

  孫瑋笑道:「別親了,不然我就放屁了。」

  隻聽何平道:「放啊,你的屁我也要嘗嘗!」

  沒料道孫瑋正好放了一個響屁,我在衣櫃�都聽得一清二楚,隻見何平深吸一口,說:「好味道!」

  然後上手便脫孫瑋的褲子。沒兩下便把孫瑋下身剝了個精光。雪白的屁股在燈光下十分迷人,何平眯著眼睛欣賞著這個美臀,咽了幾下口水,然後一下把嘴對著孫瑋的屁眼吻了上去。

  孫瑋啊了一聲,道:「你……啊……」她的屁眼雖然被我插過一兩次,但還是很嬌嫩。

  何平狠勁親舔著我女朋友的嫩屁眼,右手手指插入了她的陰道�來回抽弄。孫瑋浪叫著。我在衣櫃的縫隙�看了雞巴不由得直了起來,連忙自己邊看邊套雞巴,好不過癮。

  何平此時弄夠了,忙起身解開褲帶,一根碩大的雞巴直挺挺低對著孫瑋的屁股,他用龜頭在孫瑋的白屁股蛋上來回蹭著,孫瑋忙道:「好哥哥,快給我吧。妹妹癢死了。」

  何平道:「給你什麼啊?你說出來!」

  孫瑋起初不說,可何平的龜頭又在她的陰道口磨蹭著,搞得孫瑋春水一波接一撥。南唐後主李煜那句詩是怎麼說來著?哦,對,一江春水向東流!

  孫瑋此時欲火難耐,叫道:「好哥哥快用大雞巴插我吧,我癢死了!」

  何平聽了馬上腰身一挺,隻見大半雞巴已盡入孫瑋的陰道內。孫瑋大叫道:「啊……好爽……」

  我知道孫瑋這樣發浪都是為了讓我看得過癮,我不由得很感動。

  何平此時一邊挺動屁股,讓雞巴在孫瑋的逼眼�進進出出,右手竟然也在使勁拍打著我女朋友的大屁股,一邊道:「騷娘們,哥哥我今天幹死你!媽的讓你發騷!幹死你!」

  我看到孫瑋雪白的屁股上那一條條紅印,心�十分憤怒,但更多的是刺激,而何平此時越插越快,嘴�道:「啊,妹……妹子,哥……哥要射了,射……」

  說著猛然抽出雞巴,隻見一股股濃精射在了孫瑋的白屁股上,與那紅色的手印對比鮮明。孫瑋此時根本沒有高潮,隻輕聲道:「最討厭你們這幫體外射精的人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當時我聽了就一個字——「倒!」敢情她是黎叔的粉絲?其實體外才是要技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