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

男人天堂 > 性爱小说 > 正文

高个的农村荡妇

性爱小说 199 ℃ 字体调整:
 
 
那天我下樓吃飯,這時已經快到半夜了,到了飯館,竟然沒有人,我大叫兩聲,只有這個女人出來。
 
她可能也要睡覺了,上身穿的是一件緊身的棉質內衣兩隻早已下垂的大奶子鬆胯的挺在胸前,一般高個子女人奶子都比較大,而農村的婦女奶子要更大一些。
 
她兩個下垂的大奶子被包在內衣裡,小腹上的贅肉被內衣包出兩個鼓起,她下身穿著一條緊繃的七分褲,她的腿很長,大腿很粗壯,粗壯的大腿被緊緊包在褲子裡,褲腿下面露出兩條同樣又粗又肥的小腿。她的小腿很白也非常粗,肥大的腳掌長在她很粗的腳踝上,這個女人一看就是典型的農村婦女,常年的勞動讓她身體變得非常結實,一般這樣的女人已經沒有什麼魅力可言了,但是她個子很高,加上長著一雙粗壯的大白腿,讓我不經意的多看兩眼。
 
我坐在桌子邊上,她站在我的身邊,兩個鼓鼓下垂的大乳房在我面前晃悠著,我想,這個女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奶子倒挺大的。
 
她拿著一個小本對我說:「想吃點啥」「還是老樣子,唉,你們這人呢?」
 
那女人歎了一口氣說:「昨天晚上來查暫住證來著,她們都被帶走了,我和我那位來的時候就辦了,所以沒帶走。」說著,她像裡面喊了兩聲,一會一個矮小的男人走了出來,嘮叨著進了廚房。四川男人長得都比較矮,看上去也不怎麼樣,這個高個子的女人雖然已經是半老徐娘,但是對於這個男人來說,可真是享福了,這個高個子大奶子的女人一定性慾非常旺盛,這個瘦小的男人一定滿足不了她。
 
點完了菜,女人轉過身把菜單送到廚房,我不經意的看到她的背影,我不禁心跳了一下。這個女人的屁股真的又肥又大,這個女人不禁身材高大,而且胯部很寬,雖然身材很壯,但是到了屁股這裡,還是像所有女人那樣胯部有一個完美的曲線。她的屁股差不多有80厘米寬,這對於中國女人來說是很少見的。
 
估計常年幹活,兩個大屁股蛋子肥嫩無比,本來就非常寬的屁股上肉竟然非常的肥厚,讓她的大屁股看上去渾圓無比。
 
兩條修長的大粗腿緊閉著,她的大腿很粗,腿間竟然沒有縫隙,我想,她的陰道幹起來一定夾著很緊。她的大腿粗,小腿也非常粗壯,我看著她從褲腿裡伸出的雪白粗肥的小腿,腦子裡突然閃出了一個想幹她的念頭,不過,馬上回過神來,太荒唐了,我怎麼會把肌八插到一個農村婦女的浪屄裡呢,她丈夫又瘦又小,他軟塌塌的肌八每天都要捅進這個中年婦女的陰道裡,想著這個高個子女人叉開兩條粗肥的大腿,光著白花花的身子躺在床上,寬大渾圓的大屁股向上抬起,男人跪在她兩腿之間,把肌八對準她鬆胯的陰道,把短小的肌八擠進去,然後趴在女人身上,兩隻手不停捏著女人鬆胯下垂的大奶子,不到3分鐘,男人就射了,他把肌八從女人濕乎乎的爛屄裡拔出,陰道裡流出了男人髒乎乎的精液。我使勁搖了搖頭,這真的不是一個美麗的性交畫面。
 
一會,飯菜上來了。男人進了後屋,女人留在前廳,一邊掃地一邊和我聊著。
 
她拿著掃帚彎著腰掃地,我一面吃飯一面看著她肥大的大屁股,她的屁股又寬又肥,褲子緊緊的繃著兩瓣肥大的屁股蛋子,我甚至想,如果她使勁,肥大的屁股會把她進繃的褲子繃開。
 
我問她:「你也是四川來的」
 
「是啊,從成都農村來的」
 
「這個店是你家開的?」
 
「不是,是我男人他哥開的,我們過來幫忙。」
 
「你叫什麼」
 
「我叫李芬,以前在老家就下地種田,來到城裡還輕鬆一點」
 
「看樣子你也不太大吧?」
 
「哪呀,我都三十二了。」
 
我想,農村婦女看上去果然顯得更老一些,因為這個婦女看上去應該有37、8歲的樣子。我又說:「你們有孩子了吧?」
 
「咳,農村哪有我這麼大的還沒有孩子的?有倆了。」
 
「都是男孩?」
 
「咦?你怎麼知道」
 
「人們不都說嗎?大屁股的女人都生小子,你的屁股可真夠大的。」我輕薄的語言並沒有讓她不快,農村的女人可能都不太注意這些,她反倒和我聊了起來。
 
「我這大屁股可是村裡有名的。四川人都矮,一般男人都長不到170,我175,在老家特別顯眼。長得高屁股就大,以前人家就笑我,說我大屁股愛偷男人,還生小子,那時候不明白,現在明白了也沒啥了。」我看著這個高個子的中年婦女,她竟然比我還高,我竟然幻想讓她厥著肥大的屁股,讓我粗大的肌八從她肥大渾圓的屁股中間插到她鬆胯的浪屄裡。難道是她的大高個,大屁股、大粗腿,讓我竟然有想幹這個農村婦女的慾望。
 
這時,我突然有一個餿主意,我掏出一張一塊錢的硬幣,然後輕輕扔到我身邊的桌子下面,李芬掃地掃到這裡,看到了硬幣,說,「咦?這怎麼還掉了一塊錢?」說著,就像我預料的那樣,她厥起肥大的大屁股,鑽到桌子下面去撿那個硬幣。我見過最寬大肥厚渾圓的大屁股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我看到。
 
李芬跪在地上,肥厚寬大的屁股使勁向後厥著,她伸出手使勁夠著硬幣,讓她的腰肢從內衣露了出來。這個女人雖然小腹上贅肉很多,但是從後面看,仍然是很不錯的腰身,加上她的屁股實在非常大,看上去非常不錯,如果讓她厥著這麼寬大的屁股讓我從後面插入,也是非常不錯的事情。我還看到,這個女人的身體很白,皮膚也很不錯,她的男人真是很有福。
 
這時她更努力的厥著肥大的屁股,我看到她進繃的褲子緊緊包住她肥大的屁股蛋子,褲子上竟然勒出了內褲痕,看上去不是一般城市女人穿的那種緊身蕾絲三角褲,而是很普通又寬鬆的三角褲。
 
她厥著大屁股鑽在桌子下面,渾圓的大屁股就像一個熟透的桃子一樣豐腴渾圓。她的褲子是低腰的,加上她的屁股非常肥大,我從褲子腰往裡可以看到女人雪白的屁股,她的屁股很嫩也非常白,因為屁股很大,屁股溝也很深。她叉開大腿,我側頭看著她的兩腿之間,沒想到,這個女人的大腿間竟然是濕的,這個中年婦女從陰道裡分泌出的淫水竟然把褲子濕透了,真是個性慾高漲的女人。她兩條腿彎曲著,七分褲下露出的粗壯小腿顯得更加肥嫩,腿肚子上的肌肉被擠得看上去更肥更粗,我喜歡腿粗的女人,看到這個農村婦女肥大的屁股和粗壯的小腿,竟然有想幹她的衝動。
 
這時,意外的事情出現了,可能因為太過用力,只聽斯拉一聲,女人的褲子從襠部撕開了,整個襠部到屁股全都撕開了。因為她的屁股是正對著我的,當褲子撕開的一剎那,她肥大渾圓的大白屁股就像彈出來一樣,從褲子裡彈出,寬寬大大的屁股使勁的厥在那裡,兩瓣大屁股蛋子雪白雪白的,她穿著一條很舊的內褲,內褲不大,卻非常鬆胯,內褲順著她深深的屁股溝被夾在屁眼裡,寬大肥嫩的大屁股幾乎裸露的就在我的面前,內褲是白色的,在緊貼會陰部的地方有些泛黃,女人的陰毛很密,很多從腿間的內褲裡露出來,薄薄的內褲蓋著婦女羞恥的生殖器,但是她分泌出的淫水早已經把內褲浸濕,這個女人肥厚幾乎是黑褐色的陰唇緊貼著內褲也被我看到了。
 
這一切只有十幾秒鐘而已,就算是農村的中年婦女,讓她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厥著大屁股,也是很難為情的事情,所以當李芬感覺到褲子撕開之後,馬上從桌子地下鑽出來,捂著她的大屁股跑到了後屋。
 
女人進屋後把門關上,就傳出了兩人的聲音:「怎麼了」「褲子破了」,接著傳出一陣掙扎的聲音,女人說:「你幹啥?別扒我褲衩,外面還有人呢。」
 
「管他幹啥,你一脫褲子老子就想幹你。」
 
「別弄了,晚上的,晚上我讓你捅,現在外邊還有人呢。」
 
「就捅一會,快,你褲子都脫了,厥著屁股,讓老子捅兩下。」
 
「別,別,讓人聽見,」接著,屋子傳出錄音機的歌曲聲,但是兩人的對話還是很清楚的聽到。
 
「這下沒事了,快,讓老子捅一下。」女人歎了一口氣,說「你又不行,每次就兩分鐘,弄得我都不舒服。」
 
「你懂啥,老子舒服就行,快,別躺著了,扶床上。」看樣子女人已經趴在床上了,我想著她肥大的屁股和鬆胯的濕乎乎的浪屄就要插進這個男人的肌八,竟然有種莫名的衝動。女人說:「咋的?不脫褲衩了?」
 
「你厥著,我扒開一點把肌八插裡面就行了。」
 
「你,你快點,啊,啊,你輕點。」
 
「操,你的裡面咋這麼濕呢?又想啥呢?」
 
「啊,啊,你使勁啊。」看樣子,男人已經把肌八插進了這個女人的陰道裡,
 
夾雜著男人身體撞擊女人肥大屁股的聲音和女人輕微的浪叫聲以及她對男人肌八
 
短小鬆軟的抱怨,女人的呻吟慢慢變得急促,只過了差不多一分多鐘,撞擊屁股的肉響馬上急促起來,又過了差不多5秒鐘,男人發出了一聲低吼,女人也跟著射精的頻率發出一陣陣呻吟。又過了很短的時間,女人開始抱怨到,和你說多少次了,別射裡面,萬一又懷上怎麼辦?」
 
「你怕啥?就你這個大屁股,生出來也是小子。」
 
「小子有屁用,現在連養孩子錢都沒有,一天就知道幹我,天天幹,一次就兩分鐘,我都不行了。下面整天濕乎乎的。」
 
「男人不說話了,估計躺在床上睡著了。農村的男人就是這樣,幹玩老婆就睡覺。
 
我實在想不到吃飯還能聽到這個高個子中年婦女被丈夫幹,我已經吃完了,就坐在那裡。過了5分鐘左右,女人換了一條褲子出來,她的臉泛著興奮的潮紅,一看就是剛被幹過。她的內衣仍然緊包著鬆胯下垂的大奶子,只不過胸前很亂,看著就知道被丈夫抓過了。她出來的時候兩條粗壯的大腿是叉著的,被男人捅過之後,估計現在男人的精液開始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和她自己分泌出來的淫水混合在一起,泡著她濕乎乎的陰道和她黑褐色異常肥大的陰唇,讓她很不舒服。
 
我一邊掏錢一邊問她,「你倆來這一個月給多少錢?」
 
「他哥也挺小氣的,一個月我倆才給300塊錢,不過剩下的錢都寄回老家,供兩個孩子上學。」
 
「家裡很缺錢嗎?」
 
「可不是,大兒子快上小學了,這都是錢哪。」
 
「我有個法子讓你掙錢你說怎麼樣?」她一聽我能讓她掙錢,眼睛馬上來神了,說「啥辦法」
 
「這樣吧,我認識附近一所小學的校長,我可以讓你兒子來城裡上學,並且我可以付所有的學費。」給她兒子弄來也不用花錢,現在城裡的孩子都是義務教育,上學根本沒有任何費用。她聽到這,高興得不得了,現在整天累死累活只能讓兒子在村子裡上希望小學,而來到城裡,她連想都不敢想。
 
她說:「你真是個大好人,要是能讓兒子來城裡上學,你讓我幹啥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