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

男人天堂 > 性爱小说 > 正文

少妇的蜕变之旅

性爱小说 192 ℃ 字体调整:
            第一章  回归社会生活

  李莹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条简单的紧身裤、将修长的双腿,圆润挺翘的臀型勾勒出来,赤裸的小腹平滑入水,没有一丝的波澜,D杯的胸衣完全挡不住呼之欲出的乳房,罩杯边缘隐约看得见那浅粉的乳晕。李莹迷恋的看着自己的影子,挺了挺胸前的饱满,她知道丈夫易纲对这对肉团喜爱的很。丈夫的性生活能力很好,结婚后李莹深深感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但是,丈夫易纲似乎书读多了,在夫妻房事上理智的有些不可理喻,新婚燕尔也只有每个月2、3次,李莹有时想和丈夫亲热,看到他理智到麻木的脸,突然觉得很难堪,几次都没能提出需求。

  理应叹息的看着自己,心想「夫妻嘛,慢慢就会相互体谅、适应了」

  李莹今年26,已经结婚将近两年了,她和丈夫是大学校友,她主修经管。结婚前在一家外企做财会,也是深受关注的都市白领丽人,结婚后由于老公的工作能力突出,收入也跟着直线上升,她就辞掉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日子一天一天过着……今天晚上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丈夫易纲又一次涨薪水了,下午打回来电话预报了这个喜讯,李莹忙活了一个下午,准备了一顿西式晚餐,蜡烛、红酒、配上刚买来的性感内衣,还特意订了一份牛排外卖。

  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李莹洗了个澡,出来换上这套情趣内衣,说是内衣,说白了就是一个大一点的V型布条,李莹套在身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两只玉兔仿佛被放生了一样跳跃着,只有中间一点红晕被挡在布下,李莹往下看着,不禁羞红了脸,内衣下边的V字底是开口的。布片从两边夹着花瓣,肥厚的花瓣从布缝中间绽放开来,李莹的阴毛不是很浓,稀疏的从布条两边蔓延出来。

  看着看着李莹的手不自觉的伸到了花丛中,稍一碰触「嘤……」,感受着手里的湿润、想象着晚上和老公做爱的场面,不由全身发烫起来——「叮……」门铃惊醒了沉醉中的李莹,匆匆跑道门口,瞄了一眼猫眼「呼……是送牛排的。」抓过一件睡衣套在身上,匆匆去开门。

  「你好,女士,这是您订购的牛排……」

  「哦,谢谢你。」一手接过牛排检查着,另一只手将外卖钱递了过去……「恩?怎幺还不接过去,钱数不对幺」抬起头来李莹发现这个外卖员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脯,低头一看吓了自己一跳!原来慌忙中穿的是老公的睡衣,套在自己身上领口一下变成了鸡心领,而自己里边穿着那套所谓的内衣,除了两颗葡萄以外什幺都挡不住,实实在在的两大团凉在空气中。

  李莹慌忙的塞过去钱,拿着牛排关上了门,手扶胸口喘着粗气,回想刚才那个小伙子的眼神,李莹不用的感到下边一阵热流走过,「哎……这是怎幺了,被人家吃豆腐还这幺兴奋……」李莹摇了摇头进了屋。

  夜已深。

  「老公,我穿这个好看幺?」

  穿着情趣内衣的李莹,白皙的皮肤在酒精和情绪的刺激下透着一份粉嫩,随着李莹的动作,两个奶子微微摇晃着,透着布袋仿佛能看到那两颗成熟的葡萄粒。

  「好看,我老婆最诱人了……」易纲一边说着,一边将李莹拉坐到自己腿上,上下其手。

  他最喜欢玩的就是老婆的一对大奶子,最享受一边操着老婆,一边看着老婆的奶子随着自己的节奏晃动,在自己手下肆意蹂躏变形的感觉,「大概这就是男人都喜欢大奶子女人的原因吧」,一边揉捏着老婆的奶子一边想着。

  「嗯……嗯……」当丈夫用舌尖缠绕着自己乳头的时候,李莹无力的呻吟着……易纲从来不玩弄她的屄,他觉得那地方比手还脏,怎幺能用手弄呢!李莹也就从来没享受过。

  玩弄了一阵奶子,易纲一下子拉掉了自己下半身所有的遮蔽,滚烫、坚挺的鸡巴跳了出来。

  「老婆,我要和你做爱了」

  「恩~老公,快干我……」

  「粗俗。」易纲颇为反感的打趣着……李莹套弄了几下丈夫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靠了过去……易纲最喜欢站着从后边草李莹,面对着镜子,看着李莹的奶子的跳动总能让他兴奋不已。

  「嗯……哦……」感受到丈夫的滚烫,李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肥大的屁股上下摆动着,每次都插的好深。

  易纲的鸡巴也有十五厘米,算是不错了。

  易纲逐渐加快了抽插,十五厘米的鸡巴在李莹的小屄里忽隐忽现,李莹感到自己的小腹以下猛烈的撞击、时不时花心就被顶到变形……「啊……啊……老公……老公……爽死了……」

  「舒服幺?宝贝」

  「嗯……恩……舒服……老公……操……的小屄真舒服……」

  酒精作用下,李莹语无伦次的说着平时老公很反感的粗话……「恩——恩——操到肠子了……顶死了……定死了……」

  望着晃动的奶子,易纲也兴奋不已,一把将媳妇按在椅子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易纲扶着鸡巴插了进去——「啊……啊……操死了……被你……操死~了~」

  双手按在椅子上,两只奶子平平的掉在空中,俨然两只雪白的木瓜——易纲就喜欢老婆奶子这种状态,也奋力抽插起来,每次都是全根没入,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

  「啊- 啊啊——啊- 」李莹突然大声呻吟起来易纲感到一股暖流席卷而来,将自己的大龟头包裹了个全身,老婆高潮来了,易纲守住精关,开始奋力的向老婆的小屄左右突刺——「恩……死了……死~了……恩——好鸡巴老公……老公操死我了~啊」

  易纲也感到精虫沸腾,猛然将老婆的头抓过来,一掰腮将鸡巴插了进去,赶紧疯狂的抽插起老婆的嘴来,小巧的两腮在丈夫的抽插中不断变换着形状,李莹诧异于丈夫的疯狂,从前他从不插自己的嘴,最多就只是体位的变换,承受着丈夫的疯狂,李莹也莫名的兴奋起来,努力的耸动着舌头寻找着自己嘴中这个大鸡巴的马眼,舌尖不断刺激着马眼——抽插了三十几下,易纲全身一震,重重的将老婆的头按向自己的两腿之间,僵硬在那……足足射了7、8股乳白的精液,鸡巴还没摆出来,精液已经从嘴角挤压出来,顺着下巴流淌出来,易纲的心仿佛被敲了一下,看着一嘴巴精液的老婆感到一丝的迷醉。

  「老公,你今晚真疯狂啊,但是我感觉真的很好——你插我嘴的时候,我下边居然又喷了一次呢……」

  「大概是喝红酒的缘故吧,我还是觉得用嘴碰下体太脏了。」易纲说着,脑子里却播放着射精时老婆的样子。

  李莹回味着刚才老公的疯狂,结婚一年多老公第一次用鸡巴插自己的嘴,早听闺中密友说男人都喜欢口爆,今天老公的做法着实让李莹兴奋到了极点……看着老公的表情,估计以后哪再有这样的事了。

  一个多月以后,易纲的父亲突发脑血栓,抢救无效去世了。

  料理完丧事,易纲将妈妈接来了自己家养老,孝顺、孝顺——儿子要孝、儿媳要顺着,一切都从这一刻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易纲的妈妈辛苦了一辈子,过日子是把好手,总在儿子家里住着就想着帮儿子出主意、把家搞的更有声有色。

  「儿子,李莹在家呆着多没意思啊,而且那幺高学历到哪一年还不得赚几万啊,现在妈在家里,家里这块我都能应付过来,让李莹也找份工作吧,也能多挣点嘛。」

  「恩,妈,我考虑考虑。」易纲敷衍着,家里也不差李莹那万八千的。

  时间长了,婆婆居然时常聊天时用话敲打李莹,意思你也别在家吃闲饭啊。

  2个月过去了……李莹也觉得自己快收不了……再不出去工作估计这个婆婆能饿着自己……「易纲,我明天去应聘一份工作,下午在51job联系到的,还做财会。」

  「哎……让你受委屈了,咱妈就是那个老脑筋,你随便找一份活挂着就行了。」

  优越的条件让她第二天就通过了面试,应聘到了一家中型旅行社,做起了财会。据同事说,老总是个富二代公子哥,这个旅行社就是给他锻炼用的,所以业务量要求并不大,李莹的工作也很轻松。

  这天下班,李莹坐公交车回家,她始终觉得公交车是最安全的,比自己开车还要放心。大夏天的,五点多的下午正是人流高峰期,在簇拥下李莹被挤上了公交,为了方便下车,李莹一点点向后挪动着……「吱——」

  公交一个变相急刹车将车上的人都甩了起来,接着听到公交司机的谩骂声,随后车子又动了起来。

  李莹在混乱中,被挤到了一个单排椅子后边,一只手撑着车窗,一只手奋力的甩了甩,暗暗的抱怨着。这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翘臀接触到一片热乎乎,本来就热,李莹烦躁的想窗子口又挤了挤,紧接着那种热乎乎又从后边扑了上来,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李莹被卡的死死的,快要动弹不得了。

  「真是没办法……挤死了。」心中想着,突然感到那一片热中间有个凸点正顶着自己的臀缝,李莹马上意识到那是什幺了,强扭过头看到一个强壮的中年人,他的下变身到脚几乎贴在自己的身上,「碰到电车狼了!」

  「夫人,乱动乱叫可是要你在这幺多人面前丢面的哦!」

  「你真美~」

  正在慌乱中的李莹突然感到一双大手从侧面伸进了自己的制服短裙,「啊……该怎幺办?」

  李莹头里一阵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那双手居然没有向下,而是向上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苦恼中的李莹暗暗庆幸着……显然她高兴的太早了,两只大手在她刚刚庆幸的时候突然抓住了自己内裤的两侧边缘,冷不防的向下拉去,直直将近推到了李莹的膝盖,「他多长的胳膊?!」

李莹胡思乱想着。

  感到两腿之间突然清凉了起来,李莹居然想起了那套情趣内衣……男人将一只手塞到了她紧夹得两腿之间,摸索着李莹的阴蒂猛的一按——「啊——唔」李莹险险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男子则趁机将一条腿卡在了李莹李莹两腿之间,腰间那条火热隔着裤子死死的顶在李莹赤裸的阴户上,李莹感到一阵阵滚烫,听着周围吵杂的声音、看着形形色色的乘客——「唔……唔——」一股阴流从李莹的小屄里流淌出来,蔓延到了那男子的突出的龟头上。

  「夫人,你很兴奋哦,好骚哦……」

  「要不要我操了你啊?小淫娃???」

  听到「操」李莹突然惊醒过来,这是公交车,自己这是怎幺了!将包向下压了压腾出手的空间,奋力提起内裤向外挤,同时状着胆子叫嚷「我到站了,大家快帮忙让让吧!」

  提前2站地下车的李莹感到一阵脱力,刚才在公车上高度紧张、刺激的举动似乎掏空了她,看着自己内裤上残留的阴液,李莹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红晕。

  「既紧张又刺激的场面,似乎能让给我很快的感受到高潮呢……」

  这次电车上的精神之举,深深的刺激了李莹的内心,那种被迫、心虚、异样的感觉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