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

男人天堂 > 性爱小说 > 正文

陪媽媽換妻 [3/4]

性爱小说 0 ℃ 字体调整:

我真正地興奮起來,低頭含住了她的舌頭,一只手摟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插
進了她的褲子裡。她的陰毛挺濃密的,和我媽差不多,可陰唇沒她肥厚,撥開陰
唇,我摸到了她的陰蒂,比我媽的稍小,輕輕一捻,張芹嗚了一聲,大腿夾緊,
身體弓了起來。我用腿把她腿分開,繼續用手指繞著她的陰蒂玩弄,她開始濕了,
身體扭動起來,我緊緊含著她的舌頭,她含糊不清地支吾著,手不由自主的開始
推我的手,屁股扭動著開始躲閃。

  我看差不多了,向下一推,把她的褲子褪掉了,老炮又發出了囈語般的聲音。
我幾下就脫了我的衣服,壓在了張芹的身上,我的重量讓她更興奮起來。我把她
的腿分開,陰莖壓在她的陰唇上,濕乎乎的一片,比我媽要來的快。我沒急於插
進去,用陰莖上下磨擦她的陰唇,更濕了,我開始解開她的上衣,把已經解開的
胸罩拿掉,用嘴拱她的奶子,柔軟的乳房和已經挺起來的奶頭在我臉上搽來搽去,
我把她的一個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舔了一會,用牙輕輕地咬了幾下,張芹開始
呻吟起來。

  我把她的腿分大一點,用龜頭開始找她的陰道口,張芹的呻吟聲大了一點,
我的龜頭一滑,進去了一半。張芹恩了一聲,腿曲起來。我向前一挺插到了深處
開始抽送起來。

  隨著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快,張芹的喘息越來越急,老炮開始扭動起身子來,
他大口的呼吸著開始一件一件地脫衣服。我在張芹的陰道深處用力努了幾下,張
芹左右擺著頭失控地大聲呻吟起來。老炮已經脫光了身子,倒在毯子上,陰莖完
全勃起來。我也失控了,緊緊箍住張芹的腰,用大力向她深處抽插,張芹拼命擺
著頭,啊,啊的叫著,手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

  我的屁股溝抽動得厲害,控制不住了,我深吸一口氣猛地把陰莖壓到她的最
深處,陰囊和股溝一陣發緊,大股熱流順著尿道湧了出來,張芹感覺到了她的身
體深處一熱,啊的叫了一聲,身體繃緊,摟住我的脖子再也不肯放開。精液湧出
後,我出了一口氣,渾身放松,大喘起來,張芹也喘著氣慢慢松弛了,我發現她
的陰道沒有我媽那收縮的情況出現。老炮這時低低地哼了一聲,不再看我們,仰
面躺直了,用一只手握住他的陰莖開始快速上下套弄起來,閉著眼睛,半張著嘴,
頭用力勾著。

  我的陰莖在張芹的陰道裡慢慢疲軟了,我翻側身,把陰莖拔了出來,張芹癱
軟在那裡一動不動,我輕輕喘息著,側躺在旁邊看老炮。老炮什麼都不看,只是
快速的套弄著他的陰莖,然後又用另一只手揉他的陰囊。過了好一陣,突然老炮
恩了一聲,身體用力收縮,向上弓了起來,像個元寶,那只手更快的上下套弄了
幾下他的陰莖,猛然停住,大股精液從他的尿道口噴湧出來,連射了好幾股,老
炮長出了一口氣放開陰莖,癱在了地上,斜樹著的陰莖慢慢疲軟,歪倒在他大腿
根,噴在小肚子上的大灘精液,順著他的肚子流到了毯子上。過了一會,他慢慢
的側過來一點,拿起杯子喝了幾口水,就此一倒,就睡了。張芹也不動。我仰面
躺在她身邊,一會就睡著了。

  我醒來時,已經是快11點了,他們都不在臥室了。我到客廳一看,老炮正
坐在那裡看電視,他老婆正躺在沙發上晃著腿磕瓜子。

  老炮看我出來了就招呼我坐下,張芹沒什麼表示造舊吃瓜子。老炮摟住我肩
膀說,兄弟,我老婆怎麼樣。我笑笑說,還不錯。我們就都笑起來。過了一會,
老炮說,我都讓你玩我老婆了,我們是兄弟一樣的,你的女人什麼時候讓我嘗嘗?

  張芹在旁邊哈哈笑起來。老炮看我有點猶豫,就沒再說什麼,繼續看電視。
過了一會,張芹突然回頭說,你媽懷的野種是誰的呀。我愣了一下,沒料到她問
這個。

  我說,什麼野種呀,我可不懂。

  話音沒落,這夫妻兩個立刻哈哈大笑。老炮是剛回來不久,前面的事沒看到,
只是聽說。張芹說,我天天在食堂看到你媽,她那個肚子天天見長,能瞞誰呀。
我說,好像她對人說是我爸那幾天弄的。張芹笑得更厲害了,說,看那肚子,恐
怕有五六個月了,當人是傻子呀。老炮立刻來了精神,左磨右磨要我說說誰到過
我家。

  我推了一會,說太晚了想走,老炮見我要走,失望起來。這時,一直不吭聲
的張芹突然幽幽地說,別是你的吧。我其實不擅長撒謊,尤其是像這女人一樣的
開門見山地問,我立刻愣了一下就笑起來,老炮的眼睛立刻就圓了,張芹也不磕
瓜子了,在沙發上坐直起來。我點了一下頭。這夫妻兩個,先是呆了一會,接著,
老炮興奮得臉都紅了,直抽冷氣,張芹則是大聲浪笑起來。老炮急得都快結巴了,
要我同意讓他和我媽來一次,張芹在邊上則是拼命慫恿。磨到快1點了,我前面
在張芹身上用了不少力氣,實在太困了,我只好說,好吧,好吧。老炮激動得差
點跪下,張芹則竄上來一股浪勁,貼在我身上蹭,喃喃地說,男人,真男人。

  我回到家裡時,聽見裡面的臥室裡傳出來我爸的呼嚕聲,我躺在床上,又想
起來以前小繆騎在我媽身上的樣子,那人又換成了老炮,我漸漸又興奮起來。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他已經走了,我媽正在抹桌子,我從背後看了她一會,
想起了老炮,興奮起來,從後面摟住了她。我媽說,怎麼了,你不去學校了嗎,
我還得上班呢。我不吭聲,開始動作起來,等我把她抱到我床上時,她掙扎著用
手機請了個假,就讓我壓在了下面說不出話來。

  完事以後,我媽起來一邊用紙搽著,一邊拿了避孕藥出來。我爸從廈門回來
後,大家的傳言,我媽那漲圓了的乳房和還沒完全收下去的肚子和腰身,使他已
經肯定自己戴了綠帽子,可又沒辦法,可能覺得太虧,他就不再喜歡用套子,我
媽吃藥已經是不需要瞞的事。我盯著我媽赤裸多肉的身子,一時還是覺得說不出
來。只好打算以後找機會再說。

  老炮這幾天像上足了發條,見了我也百倍殷勤的樣子。有幾次在院子裡看到
我媽,他就像見到肉的狗,口水都快流下來了,眼睛隨著我媽移動,直到轉彎看
不見了,才好像回了魂似地咽一下口水,把視線戀戀不舍地收回來。我媽在食堂
打飯時,張芹坐在窗口裡倒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似的,發著票一副無聊的樣子,她
看到我也一樣,好像沒有那天的事。好家伙,這是在我媽懷孕後,女人第二次讓
我吃驚。老炮纏著我,像討食的狗。

  我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我擔心讓他上過後,他會告訴蘭姐,那可就控制不
住了。這天下午路訓終於結束了,我沒地方去,走來走去到了老炮家,今天他沒
來出車,應該在家。我遠遠看到他正蹲在門口。我過去拍了他一下,他抬起頭來,
我向他笑笑說,干什麼呢,蹲在這裡,讓你老婆在裡面養神呀。他笑笑沒說話。

  我說進屋吧,他沒動,點了一支煙說,還得有一會呢。我心裡一動,問他怎
麼了。他呆了一會,像兩邊看看,站起來向我耳語,隊長在裡面呢。我大吃一驚,
恍然大悟他能來車隊開車的理由。老炮說,這有什麼,隊長把隊裡的女人都踩遍
了,原來我們還以為是隊長讓你媽懷的種呢。你什麼時候讓我弄你媽呀,我快憋
瘋了。正說呢,門開了,隊長出來了,看我在外面,愣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
地走了,連老炮也沒看一眼。我沒進去,張芹現在恐怕正癱在裡面呢。老炮死死
盯著我走開,我覺得有點不妙。

  過了兩天,老炮突然來找我,一臉壞笑,說,隊長請你吃飯呢。我立刻就全
明白了。到了車隊門前的天地春,隊長正坐在包間裡。我沒吭聲就坐在了旁邊,
聽著老炮和隊長說笑,我只管吃,等他說話,我知道我媽這回肯定是跑不了了,
不過我也想得到點什麼。果然,沒一會,隊長轉過臉來,把手勾住我肩膀,直接
了當地說,你真有種,我可是想你媽,許會計,想了不是一天兩天了,成全成全
吧。我沒動,笑笑說,讓我當調度吧。隊長立刻大笑起來,拍著我的肩膀,轉頭
對老炮說,真有種,真有種,好吧,一句話,你先干調度助理,又清閑又拿錢怎
麼樣。臨走時我對隊長說,我爸現在是跑短途,我都幾個月沒好好爽過了。隊長
似笑非笑地點點頭,說,明天他就跑長途了。

  晚上,我爸回來了,進門就罵隊長沒良心,我知道怎麼回事,我看了一眼我
媽,她面有喜色。第二天中午,我爸就出發了。下午,我正看電視,我媽下班回
來了,拎了不少熟菜,一放下就坐到我身邊,黏糊得像小別的夫妻。晚上,完事
後,我媽吃了藥就睡了。我看她在我旁邊睡得呼呼的,可我卻睡不著,還是不知
該怎麼開口。過了兩天,我到調度室去玩,調度看著我說,聽說你要來調度室了,
夠運氣的呀。我笑了笑。正說著,進來一個大胖子,身子一歪坐在了椅子上,像
頭海像躺在了沙灘上。我一看,正是隊長。等調度出去了,隊長歪著頭對我說,
這兩天忙吧,我可閑著呢。我笑起來,說,明天也讓隊長忙一忙。他立刻高興起
來,一拍我肩膀出去了。

  今天是禮拜六,是隊長過來的日子,按老炮的說法,是讓隊長給我媽開門。

  前一天晚上我讓張芹來了,我媽一看她來了還一愣,不知道是什麼事呢。吃
過飯,張芹就笑嘻嘻地把我媽拉到我房間去了,我聽了聽,裡面好像沒什麼聲音,
可我知道,張芹現在正和我媽在說什麼。才過了十幾分鐘,就聽見張芹在裡面浪
笑起來,房間門開了,張芹出來了,對我笑著說,明天要吃你媽的喜糖了,說完
腰一扭就走了。

  我看她走了,就走進我房間,我媽正低著頭坐在床邊,臉色有點白。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我笑笑說,沒什麼的,隨便玩玩。我媽說,他們都沒數
的,事情鬧大了,怎麼辦。我說,我們都是換著玩的,誰會說呢,隊長說了,玩
好了你就知道了,玩的人多呢。我媽發狠說,你們都不是人,你更不是人,我都
為你懷了孩子,你還讓人欺負我。我媽雖然不太願意,可現在她也沒有什麼辦法
了。

  我覺得女人和女人要是交流起來,事情簡單多了。

  上午我媽老走神,我也是,心裡有點後悔,也有點擔心,可又不想結束,這
矛盾的感覺一直持續著。快到兩點時,我媽更是坐立不安。還沒到兩點呢,門鈴
就響了,我媽臉立刻就白了,坐在沙發上不動了。我一開門,張芹和隊長進來了,
張芹一進來就大聲說笑,然後就把我媽拉進我房間裡去了。隊長坐了下來,一邊
抽煙一邊和我說話,我腦子有點亂,沒聽清他在說什麼,就是看見他下面的褲子
已經撐起來了。

  過了一會,張芹出來了,對隊長說,快去吧,人家等著呢,你可別太壞了。
邊說邊就坐在了我的腿上。我看隊長進去了,接著就聽見我的床重重的一響,我
的心提了一下,我想應該是他坐在了我媽旁邊。我只注意聽著裡面的動靜,對張
芹倒一時沒什麼感覺,張芹看我不動,就笑了笑,好像早料到了似的,歪在我旁
邊躺了下來,看起天花板來。我聽見隊長好像在和我媽說什麼,然後就是衣服摩
擦的聲音,我媽小聲在推他。

  我站起來伸頭看了一下,隊長正蜒著臉用一只手摟住我媽的肩膀,另一只手
伸進了我媽的衣服裡面摸索著,我媽滿臉通紅,兩手慌亂地抓著隊長伸進去的那
只手。隊長回頭看看我,向我笑了笑,轉過頭去把我媽摟緊,在她臉上胡亂親起
來,伸進去的手加緊動著。我媽小聲地掙著,用力抓著那只手往外推。隊長喘著
氣轉過頭來對我說,你媽真有肉,我想你媽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我媽抬起頭來看著我,眼神充滿了惶恐,我縮了回來,就聽見裡面的床沉重
地一響,我再一看,隊長把我媽壓倒在床上了。這時張芹從後面拉我,笑著說,
看什麼呀,別影響人家發揮呀。隊長聽見了,立刻加勁弄起來,用一只手把我媽
兩只手抓在了一起,舉到了她的頭上,我媽疼得叫了一聲,隊長說,乖點就不疼
了。另一只手把我媽的上衣扯開了。我回過身來坐在了沙發上,張芹伏在我肩上
笑著小聲說,怎麼啦,心疼啦。

  我笑笑說,有什麼呀。張芹用手握住我的陰莖浪笑著說,不心疼,你下面怎
麼軟著呢。接著高聲向裡面喊,輕點呀,人家心疼了。隊長在裡面大聲笑起來,
床的聲音更響了。過了一會,我推開張芹站起來向裡面看了一下。

  我媽的上衣已經被扒開了,胸罩掛著,兩個乳房露在外面,隊長的一只手仍
然緊抓著我媽的兩只手,另一只手在我媽的上身胡亂摸著,嘴把我媽的嘴緊堵著,
把她深深壓在了枕頭裡,只有幾縷散亂的頭發露在外面。隊長摸了一會,那只手
向下插進了我媽的褲子裡,我媽立刻悶悶地叫了一聲,大腿並著抬了起來。隊長
回過頭來看到我正在看,氣喘噓噓地說,你媽挺有勁的。說完,手向下一拉,我
媽的褲子被拉下一半。這時張芹從後面冒出來,抓住我媽的兩只褲腳又一拽,我
媽的褲子被脫掉了。

  張芹立刻大笑起來,這時我媽已經赤身裸體了,隊長把我媽放開,一邊解自
己的衣服,一邊對張芹說,許會計可比你有勁多了。張芹捂著嘴咯咯笑起來。我
媽光著身子縮成了一團,誰也不看,披散著頭發兩只胳膊緊緊抱在胸前。隊長脫
光了衣服,挺著大肚子,陰莖挺粗的,龜頭昂了起來。問我,我的大還是你的大。
我說當然是隊長的大。隊長大笑起來,問,看過你爸爸的嗎,誰的最大。我笑起
來,張芹興奮地喊道,當然隊長的最大啦。隊長摸摸張芹的頭說,過來含一口。

  張芹趴下去,含住那龜頭吮吸起來。吮吸了一會,隊長看了看床上一絲不掛
的我媽,把張芹推開,爬上床把我媽拽過來壓在了下面。張芹興奮地看著隊長屁
股一壓把陰莖插進了我媽的陰道,抱住我說,我們來吧。我的下面還是軟的,張
芹一摸,立刻有點掃興。隊長開始起勁地抽送起來,張芹看著對我說,你媽真有
肉,奶子都成球了。隊長頭也不回地喊了一聲,別張你的比嘴了。張芹立刻沒聲
了,只是盯著看。

  隊長一下一下地抽送著,我媽隨著這節奏頭也被動的一點一點的,過了一會
隊長用手揉了揉我媽的乳房,三個指頭夾著我媽的奶頭向上拉了拉,嘟囔著說,
肥,真肥。我媽的臉開始紅了,因為我們都在看,她尷尬地閉上了眼睛,可她的
喘息也開始急了,我知道她開始有感覺了,又抽送了一會,我媽開始出聲了,隊
長一聽,立刻加了把勁,我媽的手開始抓床單,我知道快了,這時隊長喘著氣叫
起來,哦,哦,縮了,會縮。我媽陰道的收縮讓隊長興奮到了極點,額頭的筋都
暴了起來,背上冒出大顆的汗珠。

  這時隊長突然猛的用大力抽送了幾下,把我媽緊緊抱住,把陰莖壓到了深處,
喉嚨裡哼了一聲,身子一僵,不再起伏,我向下看了看,隊長的陰莖在我媽的陰
道裡插到了根,陰囊正一下一下地抽動,我知道他正在向我媽的身體裡射精。隊
長射完了,長出了一口氣,又在我媽的身體裡插了一會,才心滿意足地放開我媽,
翻過身把陰莖拔了出來。我媽被放開後,捂著臉向另一邊翻過身去。隊長喘了一
會,用手拍拍我媽的屁股,說,爽呆了。

  然後笑張芹說,比你有味,會縮呢。他把我媽拌轉過來,揮手讓我和張芹出
去。我知道他還想再回味回味。我和張芹坐在外面沙發上,張芹問我,你媽那裡
會縮呀,我點點頭。

  裡面的床時不時的咯吱咯吱響著,隊長好像還和我媽說了不少話,從聲音聽
得出來,我媽也漸漸自然了起來。我一直不想做,張芹就躺在我身上,我們把電
視打開看。隊長和我媽在裡面一直黏糊到了快下午6點多才起來。隊長披了我媽
的一件內衣走了出來,張芹嬉笑著,恭喜,恭喜,新郎出來了。

  隊長笑起來,讓張芹出去買菜。張芹出去了。隊長沒穿什麼衣服,只披了我
媽一件衣服,坐在我對面,喊我媽出來,我媽披了衣服出來了,隊長喊了一聲,
讓你光著出來,穿什麼,脫了。我媽立刻脫了衣服光著身子坐到了隊長懷裡。他
摟著我媽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來。我看我媽光著身子順從得像兔子一樣鑽在
他懷裡,心裡挺不是味的。

  隊長隨意地拍著我媽的身子,對我說,你媽平時褲帶挺緊的,今天上手了,
爽呆了。又捏了捏我媽的乳房,說,你小子把你媽奶子弄這麼大,你真爽夠了,
快6個月了,是男胎還是女胎。我說,是男胎。隊長點點頭,有種,有種,我兒
子要是有你這兩下子,我就讓他和他媽睡覺。

  張芹回來了,買了不少菜,說是隊長的喜酒。吃時,隊長摟著我媽說,給我
也生一個吧,我媽立刻笑起來。吃過飯,隊長把我媽又抱進了我爸媽的臥室。我
和張芹睡在了我的房間。聽著那邊又開始了的聲音,我有了感覺,把張芹殺了一
回。第二天上午,隊長和我媽等老炮來敲門了才起來。

  兩人已經黏糊得真好像是夫妻了。我放開張芹起床去開門讓老炮進來。老炮
聽見我媽和隊長正在裡面起來的聲音,說,隊長是開門專家,這下你媽也讓開門
了。這時隊長出來了,老炮立刻湊上去說,恭喜恭喜,隊長開了門,什麼時候我
能進門呀。隊長一擺臉,我玩兩天,你再說吧。老炮嬉笑著進我房間去找他老婆
去了。中午,他們才走,因為我爸下午就收車回來了。他們走了以後,我媽回臥
室合衣歪在床上,我進去問她,怎麼樣。我媽翻身向裡,沒吭聲。

热门标签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