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

男人天堂 > 性爱小说 > 正文

獸欲之母娘淩辱 [4/5]

性爱小说 0 ℃ 字体调整:

肆章
“明天要去領取骨灰盒了呢……”半軟的肉棒被口腔清潔了之後,順利地從背後滑入了濕潤的騷屄。方志文拉著跪伏在床上享受著快感余韻的李巧華的雙手,讓她上半身仰起,更強烈地磨擦著肉棒。“明天裙子裡面不能穿內褲……至於說乳房……最多給你貼乳貼了……”方志文一邊動作一邊命令著。

“好……好……肉棒好粗……母狗還要……還要主人肏……用力地肏……母狗要到了……母狗的騷屄……騷屄快被肏爛了……主人的肉棒……啊啊……肏的母狗好舒服……“李巧華一邊點頭一邊淫叫著,完全就像一頭發情的母狗。
兩只乳房隨著兒子的挺動不停地上下晃蕩著,鑲嵌在乳頭上的銀環也不停地抖動,撕扯著乳頭,帶給李巧華更多的快感。
就在李巧華又一次快被肏到高潮的時候,方志文的手機響了。方志文躺了下來,示意李巧華自己做上來套弄。李巧華迫不及待地跨坐在了兒子的身上,撥開自己濕淋淋的屄唇,扶著粗大的肉棒對準自己的騷屄坐了下去,然後開始上下套弄。

“喂?喂喂?”電話的那頭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是志文哥麼?”“啊蔚雲?陳蔚雲?”方志文努力地平復著自己的聲音,回想著這個表面清純,內心淫蕩的小表妹。“你怎麼有空打電話過來了?”“哦,我知道姨父出事了,媽媽讓我打電話過來問下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陳蔚雲頓了頓,節哀順變……謝謝你咯!哦……“李巧華一邊套弄一邊舔弄兒子的乳頭,這讓方志文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呻吟。
“哥?!怎麼了?”陳蔚雲還以為方志文出了什麼事情,著急地問道。

“沒,沒事啦……明天我會跟媽媽去弄骨灰盒的事情……然後去火葬場進行葬禮……你們應該都會來的吧!”方志文一只手扶住母親的胯骨,節奏性地在母親的騷屄內抽動著。
“當然會咯!”陳蔚雲興奮地說道。“我跟媽媽明天大概10點就可以到了,你們大概要幾點?”“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見我哈?別惹你男友生氣哦!”方志文維持著平常的語氣,嘻笑著說道。

“討厭啦!人家那裡有男朋友……”陳蔚雲撒嬌道。“不管啦!明天要麼你來接我,要麼9點半就要到!”“好啦好啦!明天我盡量早點……就這樣,我還有點事情,明天碰頭再說吧!”嘻哈了兩句,方志文果斷地掛掉了電話。
早晚肏了她!想到表妹豐滿青春的身材在自己肉棒的淫威下屈服,方志文本來有點綿軟的肉棒不禁又粗硬了起來。他翻身將李巧華壓到了身下,粗暴地揉捏著母親的乳房,不斷用力地挺刺著李巧華的騷屄洞。粗大的肉棒將騷屄的嫩肉帶進翻出,連帶著淫水一股股地從肉棒的周圍不斷地溢出。

“啊啊……肉棒好粗……又要到了……母狗好喜歡被肏……被大肉棒肏……
被主人的大肉棒狠狠地肏……繼續用力……騷屄又要出水了……啊啊……奶子也好漲……主人捏的好舒服……用力……又要有奶水了……啊啊……碰到屄豆了…
…啊啊……不行了……不要拉那兒啊……啊啊啊!“李巧華陰蒂上的銀環被方志文不斷地拉扯著,本來就已經勃起的陰蒂被反復拉扯著變得越來越大了,好像男人的肉棒一樣的勃起了一截手指那麼粗。方志文每捏一下都會讓李巧華的身體不斷地抽搐好幾下,騷屄也隨之而緊縮包裹著肉棒不斷地吮吸。發現了這樣一個好玩的地方之後,方志文更是用力的拉扯著母親的陰蒂,感受著那種被緊緊包圍收縮吮吸的感覺。肉棒被四面八方的溫潤所包圍著,並且被刺入深入的宮頸口不斷地吮吸,這讓方志文的動作更加的猛烈了起來。

“怎麼樣,騷母狗,是不是很爽啊?”方志文抱著母親肥碩的臀部,一邊用力讓她自然迎合著肉棒插入的更深,一邊雙手食指探入肛洞,用力往兩邊分開,感受著恬約肌的緊縮。李巧華自然而然的想夾緊自己的屁股,連帶著騷屄也開始用力緊縮了起來。“騷屄還能夾這麼緊啊……肏死你……肏死你這只騷母狗……

讓你發騷……肏爛你的子宮……“方志文一邊肏著李巧華的騷屄,一邊猛地啜住李巧華軟軟地耷拉著的乳房,不停猛力的吮吸著。一邊吮吸還一邊用舌頭不斷撥弄著銀環,很快,方志文又感到一絲絲帶著腥味的母乳分泌了出來。
“不能這麼浪費啊……”方志文無視母親呻吟著哀求自己繼續進行活塞運動,將肉棒刺入騷屄深處之後便停了下來。從旁邊台子上拿過一個縫衣服的線圈,拉出一段弄了個活結。然後將母親的奶頭拉了起來,直到整個乳房呈圓錐形後,才小心地將活結套入乳頭的根部,收緊,然後繞了兩圈,再打了個死結。

“好癢……肉棒繼續肏母狗啊……母狗還要……還要很多……肏死我……肏爛母狗的騷屄……”李巧華雖然感覺到乳頭微微的痛著,並帶有一些鼓脹感,但是她並不明白兒子要對她干什麼,只是騷屄深處被肉棒引發的瘙癢讓李巧華不斷地扭動著身體,期望能夠讓兒子的肉棒繼續摩擦自己騷屄深處最瘙癢的地方。

“不要著急……來,口渴了吧……喝點自己的奶水吧……”方志文,拔出了肉棒,把剛擠出來的母乳灌入了母親的口中。劇烈的運動讓李巧華也感覺有些口渴,便乖乖地喝了下去,感覺自己的奶水的確有種腥味和說不出的香甜。
“你到底對我……對母狗做了什麼……奶頭好痛……幫母狗解開好不好……

母狗會好好伺候你的……“李巧華低聲地說道。事情已經到了這樣一個地步,李巧華只希望兒子可以好好地對待自己,在得到自己的身體以後就可以滿足。反正自己的身體該進入該占有的都給了兒子了,李巧華也開始認命了,畢竟,兒子年輕的肉棒充分滿足了自己多年的欲望。就這樣下去好像也不錯……李巧華暗自想到。

“先用這個東西讓你舒服……我要享受你的屁股了……”方志文拍了拍李巧華的臀部,示意她跪伏著,然後將早上給她用的狼牙按摩棒塞了進去。開關打開之後,李巧華便一邊扭動屁股,一邊大聲呻吟了起來。
“你不是想知道把你的騷奶頭綁起來干嗎麼?”方志文將母親雙手背過來,用繩子綁好,然後讓她跪坐著,肉棒緊緊地壓在豐滿的股溝裡面,享受著震動器和屁股扭動帶給自己的摩擦感。“剛才給你喝得你自己的奶水,裡面有催情和催奶藥,等下就算再次擠光你的奶水,只要幫奶頭綁起來,”方志文一邊說一邊揉捏著軟綿綿的乳房,轉著圈搓揉,很快的,乳房又開始膨脹挺立了起來,就連奶頭也因為被捆綁而顯現出紫紅色,昂然挺立著。“你看,就這樣可以不斷地通過揉捏來讓你的奶子衝奶。然後你就是一只可以產奶的騷母狗了。男人們肯定會喜歡的……”最後一句壓低了聲音,也不知道李巧華聽到了沒有。

“快點……用力捏母狗的奶子……肏母狗的肛門……母狗是主人的……所有的地方都可以……被主人插入……被主人射精……被主人肏……啊啊……奶水又有了……騷屄被肏的好舒服……肛門也要被肏……被主人的大肉棒肏……“李巧華感覺自己的乳房被兒子搓揉的又開始鼓脹了起來,騷屄被震動器不斷地摩擦著最瘙癢的地方,但就是這樣,肛門裡面的空洞感更加被凸出,兒子的肉棒只在洞口不斷地滑來滑去,讓李巧華更加得焦躁了起來,恨不得立刻被粗大的肉棒擴張肛洞,狠狠的刺入,然後盡情的摩擦給自己解癢,並且填補自己的空洞。”

求求主人了……快點肏母狗的肛門……肛門也開始癢了……用力肏進來……母狗的肉洞都是主人的……“方志文的肉棒繼續的在李巧華豐滿臀丘中摩擦著,時不時地頂在肛門洞口不斷地滑動。一只手緊緊握住已經開始鼓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著,另外一只手則探入小腹深處,抓住在騷屄洞口不斷搖晃攪動的狼牙震動器,然後快速地進出著母親的騷屄,帶著淫水飛濺,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震動器不斷地來回刺激著騷屄的花心,被快感不停侵襲著的李巧華急切地尋找著兒子的嘴唇,當方志文狠狠地啜住李巧華溫潤的雙唇,兩人口舌纏綿的時候,李巧華的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歇斯底裡的叫喊,包含著痛苦、快樂、羞恥、難過、解脫……
同時下體大量的淫水再次噴射而出,帶動著身體的抽搐,又一次被玩弄到了快感的頂峰。

虛脫下來的李巧華依然被震動器在騷屄內震動著,帶動著高潮的余韻,但是身體隨便如何用力都無法動彈,只好任由兒子玩弄。方志文則讓李巧華趴著,抱著她的腰部使她的臀部擡得更高,同時肉棒插入了不斷緊縮的肛門。高潮余韻的漸退讓李巧華的屁股和騷屄開始慢慢地干涸了起來,同時對肉棒的摩擦感也加強了。李巧華感覺兩根肉棒的不斷插入讓自己的騷屄和肛門產生了火辣辣的疼痛感,同時也帶給她另外一種快感。但是這樣的快感讓李巧華很不適應,因為疼痛的關系讓李巧華哭著哀求自己兒子讓自己休息一會兒。方志文沒有理會,依然大力的玩弄著肛門,李巧華也無力進行實質性的反抗,只好忍受著兒子的暴虐。抽插了百十來下之後,隨著方志文的低吼,肉棒終於在一次的在肛門內爆發了,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打在直腸壁上,讓李巧華感覺到了一種被人需求的滿足感。

高潮過後的方志文並沒有松開李巧華的綁縛。他打算進行更進一步的虐玩,以便讓母親更加的臣服於自己。他讓李巧華坐了起來,先給母親帶上了剛買回來的口套,也就是一個面具,但是口腔部位卻是用膠體固定了一個形狀,戴上去了以後,嘴巴就完全無法並攏,作為情趣玩具的作用就是強迫口交。然後將口交球塞了進去,兩端的皮帶繞過後腦綁定。李巧華的唾液禁不住從口交球的小孔中一絲絲滴落了下來。

接下來的乳房,方志文同樣用繩索勒住乳房底部,然後緊緊的收攏,繞了幾個圈之後,在兩個乳房中間打了個S結,死死的綁定,隨後繞到背後跟綁住雙手的繩索捆綁在了一起。雙腿依然捆綁成M字型,不同的是,方志文用了幾個夾子,夾住外翻的大陰唇之後用繩子往兩邊拉開,然後繞到腰部的一圈繩索上,讓騷屄洞呈現完全打開,可以直接觀察小陰唇和肉洞內粉紅色嫩肉收縮的姿態。最後則是用一根細繩,穿過乳房的銀環,也同時穿過陰蒂上的銀環,勒過騷屄和屁股直接綁到背後腰部的繩索上。這樣,李巧華只能保持著雙腿打開,腰部弓起像一個煮熟的大蝦一樣,以求摩擦帶來的疼痛感稍微減輕,大腿中間女人羞恥的騷屄則完全一覽無遺地展現在自己兒子的面前。乳房由於捆綁著感覺又碩大了幾分,整個皮膚由於充血而呈現出一種不正常的紫紅色。李巧華感覺自己的奶頭快要裂開了,方志文卻又一次將繩子穿過乳頭的銀環,從另外一個地方拉緊繞到了腦後,然後跟口交球的皮帶綁在了一起。

現在的李巧華只能保持著低頭弓腰的動作,每次想要擡頭就會感覺到奶頭被拉扯的痛苦,她看著自己已經被拉扯得腫脹了三分之一的乳頭,由於過度腫脹,上面的奶孔也清晰可見,仿佛像快要短氣的人一樣不斷地微微收縮著。她不知道兒子想要干什麼,現在連呻吟都十分的困難。口水順著口交球的小孔和嘴角慢慢的滴流下來,形成一條細線一直拖拉到乳房上,被捆綁的奶球由於奶水不停的產生,而底部又被綁住,整個奶球顯得特別結實挺拔,被兒子的手掌不斷的搓揉,疼痛中又有鼓脹的快感,乳暈也隨著乳房的充血顯現出了紫黑的顏色,周圍的乳蒂也一粒粒的暴突了起來,對於手掌的撫摸更是敏感得要死。李巧華嗚嗚地希望兒子能夠快點把綁住奶頭的線解開,讓自己的奶水能夠充分釋放一下,解救自己感覺快要爆裂的乳房。

方志文仔細欣賞著被自己捆綁起來的李巧華現在的樣子,滿意地笑了笑。“
接下來麼……讓你吃一下最喜歡的肉棒好了……“拉住母親的頭發強迫她擡頭,看著她由於不自然的開口而導致的口水四溢的情形,本來半軟的肉棒很快就又恢復了粗大的狀態。方志文將口交球取下後,皮帶的銀扣依然掛在口套。方志文沒有急著將肉棒插入李巧華的口中,這讓李巧華松了口氣,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李巧華感覺更加的羞恥。方志文將李巧華拉到床邊,然後將肉棒對準口套,一會兒,一股淡黃色的尿液噴湧而出,直接灌入了李巧華的口中。腥臭的尿臊味讓李巧華作勢欲嘔,可是整個口腔被強行擴張著,隨著不自然的咽唾沫的動作,那些尿水終於還是被李巧華咽了下去。方志文強迫母親頭往後仰,看著她口中滿滿的橙黃色的液體慢慢的低落下去,滿意地笑了。

“怎麼樣?好吃麼……?”看著發出嗚嗚聲不停搖晃著頭部卻依然無法擺脫喝尿命運的李巧華,方志文一邊說著一邊又將尿液釋放在母親口中。一些橙黃色的尿液李巧華來不及吞咽,混合著口水順著嘴角流下,流到了紫紅色的乳房上。
方志文一點點的釋放著自己的尿液,強迫李巧華完全吞咽下去,直到自己排尿完畢,才將肉棒塞入李巧華的口中,讓她新鮮的唾液清潔著自己的肉棒。李巧華已經被玩弄的完全失神了,雙眼無神地任由兒子在自己的喉嚨口不斷地頂撞。
“這樣就不行了啊……”方志文一邊挺動肉棒享受著深喉的暴虐快感,一邊淫笑著說道。“等下還有更加刺激的呢……”正說著,方志文的手機再次得不合時宜的響了。
“喂?”“請問方志文先生在麼?”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請問你是哪位?”方志文放緩了動作,同時也讓李巧華緩了一口氣,馬上用舌頭纏繞著兒子的肉棒不停地舔著。
“我是方誠彥先生生前指定的代理律師,我姓劉,劉偉。”劉偉低聲說道。
他聽到了女人的喘息聲,以為電話那頭正在辦事。

“我就是了,劉律師你好,找我有什麼事情麼?”方志文也徹底放松了,任由母親的舌頭對他進行服侍,粘粘的口水很快沾滿了棒身,顯得亮晶晶的。
“三點你有空麼?請到我律師樓來下可以麼?你父親的遺囑。”劉偉很簡潔地說道,“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晚上也可以來我家。”“三點麼……”方志文正要答應,看到母親那迷亂的眼神,心念一轉,“不好意思,我下午正好有點事情,要去接個親戚,要不晚上吧,你家的地址是?”劉偉報出來的地址讓方志文也吃了一驚,看來律師也很好賺呀,居然能在半山別墅買房子。“好吧,晚上我會去的,大概7:00左右到你家。”“好的,那就先這樣了,我會整理好文件等你來的。”
掛掉電話的方志文顯得性趣更濃了。他重新將口交球給母親帶上,用毛巾擦干了身體上粘留著的尿液之後,順便把吸塵器拿了出來。把管子都洗干淨之後,拿到了李巧華的面前。

李巧華早就為了減輕奶頭的撕裂疼痛感和陰蒂的摩擦感而低下了頭,方志文把母親抱到了鏡子前,將含有春藥的狼牙震動器頂住李巧華的屁眼慢慢地往裡塞去。李巧華的肛門雖然說已經被肉棒肏過了,但是對於狼牙震動器來說還是小了一點,還好肛門的肌肉因為多次高潮而放松了,從鏡子裡李巧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狼牙震動器慢慢地消失在自己的肛門裡面,而自己的肛門感覺到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很明顯狼牙按摩器正在開墾自己還沒有充分開發的肛門洞。表面的顆粒不斷地旋轉摩擦著嫩肉壁,整個棒身也在不斷地旋轉攪動,李巧華感覺自己的肛門快裂開來了。她看到方志文拿著吸塵器走到她面前,不知道兒子接下來又想對自己怎麼樣,只是直覺地感到接下來又是羞恥的卻又讓自己高潮叠起的淩辱,不知道是欣喜還是屈辱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從眼角滑落。

方志文蹲了下來,仔細地看著被強行打開的騷屄洞,褐色的肉唇被夾子夾住後往兩邊分開,裡面鮮紅色的嫩肉不斷地蠕動,小陰唇像金魚的嘴巴一般收縮擴張著,一呼一吸的同時嫩肉蠕動著帶出乳白色的陰精不斷地流出,大腿根部已經被精液混合著陰精沾滿了,粘乎乎地將恥骨上的騷屄毛粘成一撮一撮的往下垂著。

這樣可不行呢,會扯到騷屄毛的……先幫你弄干淨好了。方志文起身去廁所
拿來了父親的剃須刀。“這個東西父親可是經常在換的呢……難得也給你用下,讓你感受下剃胡子的樂趣哈!”將潔白的泡沫塗於屄毛上,方志文敢肯定自己母親和吳老頭在一起的時候,也經常剃毛,因為李巧華的屄毛只有恥骨上的一塊三角形地帶,而大腿根部包括會陰和肛門處都是沒有的。“慢慢來……不著急,到晚上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呢!”方志文讓泡沫充分溶解之後,才開始動刀,“不要動哦,否則的話會劃傷你的騷屄,或者是屄豆……當然,我是無所謂啦……你感到疼痛的話我可是會感覺更爽的。所以呢,你要把腰挺起來,讓我能夠更輕松地幫你把毛給剃了……或者你認為我一根根的拔讓你更有快感?”李巧華被嚇得一動都不敢動,只是盡力把腰部挺起讓兒子能夠更清楚地看著落刀的地方,以免劃傷自己的騷屄。方志文看著李巧華忍受著陰蒂被磨擦的快感,盡力擡起腰部,他開心地笑了。“騷屄又開始流水了呢……不要急哦,等下來好好的炮制你……
會讓你開心到一邊哭著一邊求我肏你的……哦……對了,你現在沒有辦法說話呢…

…“一邊說著,方志文故意用剃刀的刀鋒不斷地刮著恥骨頂端的突出的一塊嫩肉,看著母親的騷屄洞又開始一點點溢出透明的淫水,眼神也開始迷蒙了,他便知道李巧華又開始發騷了。泡沫完全溶解之後,李巧華的恥骨上白花花的一片,方志文輕松地將泡沫刮去之後,恥骨上的那一撮屄毛也順著刀鋒而落下。方志文仔細地將李巧華恥骨上還遺留的屄毛一點點地清理干淨之後,又將大腿根部長出來的一些渣頭也剃干淨了,這才滿意地看著李巧華濕淋淋卻又光潔無比的下體,似乎想找出還沒有剃干淨的毛發。

看了半天,確認毛發都剃干淨了以後,方志文這才將吸塵器的管道給裝上,比了比騷屄洞口的大小,搖了搖頭,又換了一個更大一點的,周圍還有橢圓形托口的管子裝了上去。這才將管口不斷地摩擦著騷屄洞口的嫩肉。“等下幫你做個深度清潔哦……讓你裡面徹底干淨……”李巧華沒有聽清楚方志文的自言自語,只是沈浸在自己的快感中,不斷的扭動頭部,拉扯著奶頭,同時也磨擦著自己越來越麻木的陰蒂。方志文仔細地將管道都沾滿了粘滑的淫水作為潤滑劑之後,這才將管道頂住騷屄洞口,慢慢地用力往內壓。騷屄洞口嫩肉的蠕動很快地將管道自動吞入,李巧華感覺自己的體內又有一根巨大而冰涼的東西進入,這才睜開了迷蒙的眼睛,突然發現連接著吸塵器的管道深入自己下體,出於不知名的恐懼,李巧華拼命掙扎了起來。

“不要動哦!這個管子可是很硬的,當心真的把你的騷屄扯爛了,你就真的不能享受了!”方志文輕聲地安慰著,一邊將管道推得更加的深入。“忍受一下就好,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要把你裡面淤留的陰精都弄出來那可不容易呢!
方志文一邊推著管道,一邊對母親說道。看著母親漸漸地停止了掙扎,卻還是用驚慌的眼神看著自己,方志文感到一陣莫名的滿足感。他一直將管道推到了花心深處,感覺再也推不動了,李巧華也輕輕地扭動著身體,發出嗚嗚的聲音表示無法在深入了,方志文這才松開了手,走到了吸塵器旁邊,打開了吸塵器的開關。

馬達轉動的聲音響起,管道也開始輕輕地震動著,李巧華卻渾身一抖,身體僵硬了起來。她感覺騷屄裡面突然傳出一股莫大的吸力,將自己花心內儲存的淫水拼命地吸出體外,而自己的花心感覺到水分的流失,也本能地排放出更多的淫水。

除此之外,李巧華感覺自己的子宮也快要被拉扯出騷屄了,巨大的快感讓李巧華很快的就噴出了陰精,就再噴出的同時,巨大的吸力再次發威,加大了吸取的力度,李巧華感覺自己的陰精止不住地往外噴發,每次噴發都是一出來就被吸走,根本無法滋潤騷屄。肛門處的狼牙震動器也被兒子的手握住,不斷地加快攪動的速度。李巧華感覺自己的子宮也快要被吸出來了,屁股和騷屄同時震動產生的刺激加上管道的吸力,讓李巧華不停地在雲端飄蕩。

方志文看著平時高潮只能持續10幾秒的李巧華在被吸塵器和震東棒同時攪動
的情況下,已經開始雙目呆滯,大腿無意識的抖動著,小腹也劇烈的起伏,便知道差不多到達極限了,在玩弄下去的話可能會出事。於是方志文關掉了開關,拔出了管道和震動棒。
當支撐著自己的高潮快感終於過去之後,李巧華再也支持不住了,在管道和震動棒拔出的同時軟軟的向後倒了下去。這次超越極限的快感高潮讓李巧華感覺自己身體內的精華似乎完全被抽空了,整個身體的性敏感帶完全都麻木了。當兒子的肉棒再次插入口中的時候,李巧華的舌頭都沒力氣動彈了,只好任由兒子抽插。

“很多呢……騷母狗這次應該滿足了吧?”方志文一邊將肉棒塞入母親的嘴巴,一邊打開吸塵器,將內置的保鮮袋拿了出來。看著半袋的淫水混合著乳白色的陰精,當中還有一絲絲的紅色,他知道這是吸塵器不當心將子宮拉傷吸出來的粘膜血。“這可是很保養的哦!來……全部都要喝下去……漏出來的話我不介意再來一次清潔!”聽到兒子的話,李巧華拼命的點頭搖頭,也不知道她想表達什麼意思。方志文抽出粘滿口水而勃起的肉棒,將保鮮袋中的液體小心地通過口套完全地倒入李巧華的口中。李巧華知道如果不讓方志文滿意的話,這個禽獸兒子肯定會想出更變態的辦法來玩弄她。所以當液體流入口中的時候,李巧華只能大口大口地將腥臊的液體勉強的吞咽了下去。聽著母親的口中發出咕嘟咕嘟的吞咽聲,看著母親的喉嚨不斷的上下移動,方志文滿意地笑了。

“這樣就乖咯……以後會讓你更有快感的……好了,騷母狗,也該讓我滿足下了……”方志文將母親的大腿用力的分開,大腿間的騷屄洞和肛門洞已經完全無法閉合了,兩個張開的大大的肉洞內的嫩肉不停地抽搐蠕動,完全將肉壁內部展現在方志文的面前。方志文感覺自己的肉棒也快要忍受不住了,在騷屄洞口磨擦了幾下,卻完全沒有感覺到以往濕潤粘柔的感覺,他知道這是高潮過後的疲憊期,也是摩擦快感最大的時候,於是將肉棒頂在有些干涸的騷屄洞上,強行刺入了進去。李巧華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有默默地忍受著兒子的奸淫帶給她火辣辣的疼痛感。快速的抽插讓方志文的肉棒也感覺到了一絲不適,但更多的卻是強烈的摩擦龜頭帶來的快感。李巧華感覺龜頭如同鋸子一般不斷地刮著自己的嫩肉壁,龜頭頂端不停地刺到自己剛才被拉傷的地方,疼痛感更加強烈,即便是渾身無力,李巧華還是忍不住從喉嚨深處發出嗚嗚的痛苦呻吟。

幸好方志文也沒有持續很長的時間,在這樣劇烈的摩擦感中,方志文也無法再次壓抑自己的快感,肉棒深深地插入騷屄深處,在子宮口狠狠地頂了幾百下之後,方志文也終於嘶吼著將自己濃厚的精液再次狠狠地打在李巧華的子宮壁上,子宮壁上灼熱的感覺讓李巧華也同時僵直了身子,屁股不斷地迎合著肉棒抖動而上挺,同時也發出了低低的、滿足的呻吟聲……

热门标签关键词: